深網|沒了ofo摩拜們的大訂單,自行車廠們活得還好嗎?

0

原文來源:騰訊深網

下午3點多,天津富士達靜海廠區的共享單車車間內,40多個工人在兩條生產線上安裝著哈啰單車。這個生產車間是2017年富士達為了應對忽然暴增的共享單車訂單而專門設立的。設立之初,車間共裝備了13條生產線,但現在只有兩條生產線開工。

“共享單車最火的那段時間,13條生產線全開,一條生產線的產能在1500臺-1800臺,基本每天都在出貨,裝卸工人都是白班夜班兩班倒。小黃車之前也在這里生產,不過2017年10月之后,生產線上就看不見小黃車的身影了”,富士達產銷主管谷雪禮指著略顯空曠的一條生產線對《深網》表示。

深網|沒了ofo摩拜們的大訂單,自行車廠們活得還好嗎?-領騎網

四年的時間里,富士達等共享單車的生產商們見證了共享單車的崛起、爆發、勢減、歸于平靜。

共享單車的“亂入”為傳統自稱車產業的發展撕開了一道口子,讓一直在考慮自行車產業如何與互聯網及高科技相加的富士達、鳳凰、永久、飛鴿等傳統自行車廠商們看到了曙光。但后來的事實證明,共享單車之于傳統自行車產業就如硬幣的兩面。一面是忽然暴增的訂單和短暫的業績增長,另一面是,傳統自行車廠商不得不承受盛宴過后帶來的“陣痛”。

這些已經存在近百年的產業都在集體反思一個問題,除了共享單車經濟等外部因素的短暫提振外,自己的長遠出路到底在哪里?

難以追討的欠款

有媒體算過一筆賬,按照現有速度,ofo小黃車押金退完還需12.5年。等著小黃車還錢的不止是曾經的小黃車用戶,還有富士達、上海鳳凰、飛鴿等自行車工廠。

在這些自行車生產商的眼里,共享單車早已不是能帶來巨量訂單的“金主”,一些中途忽然“失聯”,或者差點破產的共享單車公司慢慢成了這些企業財務報表中的“壞賬準備”。

2017 年 5 月 5 日,上海鳳凰自行車有限公司和ofo的運營主體東峽大通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協議規定東峽大通將向鳳凰自行車提供總量不少于 500 萬輛自行車的采購計劃。

如果東峽大通能按照協議向上海鳳凰采購單車,這個已經有50多年歷史的老牌自行車廠或許真能迎來自己的春天。在簽訂協議后的7個月里,東峽大通就從上海鳳凰自行車有限公司采購整車 177.73 萬輛,當期確認收入 59,672.48 萬元。

但被資本“催大”的共享單車市場波譎云詭。

隨著小黃車資金難題的發酵,東峽大通此前的采購計劃慢慢化為泡影和債務。小黃車等部分共享單車品牌與自行車供應商的關系開始惡化。

截至目前,ofo運營主體東峽大通還欠上海鳳凰3617.29萬元的欠款。為此,上海鳳凰已經在2019年半年度報告中計提了3617.29萬元的壞賬準備。

在東峽大通的眾多債主中,上海鳳凰算是比較幸運的一個,畢竟小黃車已經還了上海鳳凰三千多萬的欠款。小黃車的另兩個供應商飛鴿車業發展有限公司和富士達就沒那么幸運了。

由于欠款遲遲不能到賬,飛鴿車業發展有限公司已于2018年6月26日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請求對被申請人東峽大通價值8082萬的財產進行查封、凍結或扣押。

至于富士達方面,《深網》查詢,據2019年5月7日曝光的法院執行裁定書顯示,ofo被供應商天津富士達追債2.498億元,但東峽大通“名下無房產及土地使用權、無對外投資、無車輛,雖開設了銀行賬戶,但已被其他法院凍結或賬戶無余額”。

雖然富士達、鳳凰、飛鴿等自行車廠商已經訴諸法律,但由于東峽大通名下早就沒有可以執行和凍結的資產,而ofo的主要股東滴滴、阿里、經緯沒有解決問題的意愿和行動,也不同意破產,所以這些自行車廠商的訴訟就像是一張“空頭支票”。

對于富士達、鳳凰等大的廠商來說,東峽大通欠的錢雖然暫時沒辦法收回,但至少還有個“說理”的地方。

對一些作坊式的小型代工廠來說,即使想訴訟,也毫無頭緒,因為一些共享單車企業在還沒有支付尾款的情況下就忽然“失聯”了。

今年5月,深網走訪王慶坨鎮中心立交橋向南約5公里的趙家柳村時,三位工人正用拿著水管沖洗單車,上千輛單車大部分被卸去了電子鎖,車架上的品牌標識已經被抹去。還有幾排單車沒來得及抹去標識,其中一輛上面寫著“的拜單車。2018年初,的拜單車就被爆出“不退押金”的新聞。

深網|沒了ofo摩拜們的大訂單,自行車廠們活得還好嗎?-領騎網上千輛單車大部分被卸去了電子鎖,車架上的品牌標識已經被抹去

“生產完后就找不到當初下單的那家企業,要不到尾款,只能處理了,再噴上漆,按照普通自行車便宜賣了,能收回多少成本就收回多少”,一位工人對《深網》表示。

這些沒有收到尾款的自行車廠商大部分是自行車小鎮王慶坨上開的小作坊式的加工廠。《深網》走訪王慶坨工廠聚集地發現,不少自行車廠都大門緊閉,幾家開著的自行車工廠里已不見任何共享單車甚至是零部件的身影,只有幾個點貨的工人穿梭其中。一些工廠已經變成了堆放車架、輪胎等自行車零部件的倉庫了。

對于王慶坨鎮上的小工廠主來說,“船小好調頭”,不做共享單車了,他們還有其他的“小生意”可以做。但對于大型的自行車產商來說,共享單車高峰時期擴展的生產線該怎么處置是他們面臨的第一個問題。

擴大產能的難題

“除了青桔單車和哈羅單車的訂單外,富士達已經很久沒有接到新共享單車的單子了,即使有來咨詢的,我們也會很謹慎”,富士達共享單車項目經理艾志堅對《深網》表示。

而在富士達靜海廠區,當初為滿足共享單車訂單量而新增的13條生產線,目前只有兩條生產線在開工。每一條生產線的產能相對于高峰期的1500臺-1800臺已經降到現在1300-1400臺。

對于閑置得生產線該怎么辦的問題,艾志堅對《深網》表示,“富士達整個集團超過1萬人,即使新上10條-20條生產線放在那,也放的起。打個比方,如果放在電子行業的話,富士達就是整個行業的鴻海科技,你知道的所有高端品牌像環法自行車賽的品牌都招富士達做代工,擴大的產能對富士達來說不是問題”。但也有工人對《深網》表示,此前一些沒活的工人都申請離職了。

但廠區同樣位于天津的飛鴿面臨巨大產能下滑危險。

飛鴿是從2016年12月開始與ofo合作的。據《中國商報》報道,飛鴿每年要向ofo提供500萬輛共享單車,這是飛鴿年產量的5倍。從2016年12月到次年3月,飛鴿為ofo生產了80萬輛共享單車,占據了其年產能的1/3。為此,飛鴿集團為ofo開設的三條生產線不得不滿負荷運轉。

據《深網》近期走訪位于靜海經濟開發區飛鴿廠房看,工作日里,一些廠房大門緊閉,廠區里也不見一輛共享單車樣本。

上海鳳凰自行車有限公司則有意識的主動“收縮”產能。2019年3月4日,鳳凰自行車以1140萬元的價格,轉讓參股子公司富凰(天津)自行車有限公司30%股權。

上海鳳凰曾表示,成立天津富凰是為了進一步提升鳳凰自行車產業的制造能力。但截至目前,天津富凰并未實際購買土地、廠房、機器設備等固定資產,亦未開展實際經營活動。

對此,有業內人士對《深網》表示,上海鳳凰出售天津富凰有“止損”之意,共享單車經濟退潮了,沒必要再擴大產能,出售股權后也可以回收資金。

轉型還是堅守?

回望這場共享單車帶給行業的大起大落,“富士達在這一波共享單車浪潮還算是受益者”,富士達共享單車項目經理艾志堅對《深網》表示。

“中國出口自行車以低端為主,這不是富士達的問題,也不是自行車產業的問題,而是很多傳統產業面臨的問題。格力從代工到自由品牌,到走出國門,走向世界,這都是一步步來的,是在實現資本積累的過程中一步步做到的。自行車行業也有過這種軌跡,但效果不大。“

在很多自行車行業從業者看來,自行車行業本身沒有太高的技術,附加值比較低,未來增長空間不大,而且圈子很小,缺少活力,長時間沒有吸引到新進入的資本和玩家,久而久之形成了一個封閉的產業。

共享單車在擴張階段時,普遍要求簡單、便宜的代步車,各大工廠瘋狂新增的生產線自然以此為標準,某種程度上加劇了自行車制造的低端化。“共享單車的發展雖然加速了自行車行業的升級,高端化、品牌化才是行業未來主要發展方向,有行業人士對《深網》表示。

對于傳統自行車廠商來說,部分共享單車品牌拖欠的欠款還只是眼前事,從長遠來看,他們要反思的是,面對自行車產業不確定的增長空間,他們該如何尋找新的出路。

共享單車訂單的驟減對于傳統自行車廠商來來說,最直觀的反映就是營收下滑。上市公司上海鳳凰2016-2018年營收的大漲大落就是最好的例證。

2016年至2018年,上海鳳凰的營收分別為6.30億元、14.28億元、7.62億元,同比增幅分別為36.76%、126.63%、-46.68%。導致上海鳳凰2017年營收增幅大漲及2018年營收負增長主要因素就是ofo訂單的變化。

據《深網》查詢上海鳳凰2016年-2018年“自行車的生產與銷售業務”營收數據發現,2016年上海鳳凰的這塊業務營收4.42億元。 2017年,由于ofo巨量訂單的進入,上海鳳凰自行車板塊的收入翻了近2.6倍,為11.42億元。2018年,由于ofo訂單的驟停,上海鳳凰的自行車板塊的營收直線下滑,降為5.24億元。

共享單車的訂單不僅左右了傳統自行車廠商的營收,還會影響自行車生產商的毛利率。

據愛瑪科技招股書顯示,2017年5月3日,愛瑪科技與摩拜(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簽署銷售合同,有效期為三年。2017年,摩拜躋身愛瑪科技第一大客戶,銷售金額34,608.70萬元,占當年收入總額占比為4.44%。從銷售額上看,摩拜給愛瑪科技帶來的銷售額比第二大客戶上海智杞電動車有限公司銷售額多出13439.61萬元。

從賬面上看,摩拜確實增加了愛瑪科技的營收,但同時拉低了愛瑪科技的整體毛利率。2017 年愛瑪科技綜合毛利率較 2016 年度下降了 3.89 個百分點,招股書給出的解釋是 “公司新增了毛利率較低的共享單車業務,拉低了整體毛利率水平”。

顯然,共享單車早已不是自行車廠商關注的重點了。“2019年初期,我們在江浙那邊拿到三五千輛的共享電動車訂單,目前是工廠的大項目”,艾志堅對《深網》表示。

富士達開始接收共享電動車的訂單已經向市場釋放了一個信號,之前在共享單車領域“廝殺”的資本已經把觸角伸到共享電動車領域了。

2019年初,滴滴出行就推出了“街兔電單車”。在隨后的9~10個月時間里,被美團收購的摩拜推出了共享助力車,哈啰助力車陸續在全國多個城市投放,ofo也完成對多項電單車的專利申請。

共享電動車的興起讓鳳凰、飛鴿等自行車廠商感到陣陣涼意,徹底沒有共享單車訂單的自行車廠商們還要繼續堅守在自行車這一傳統產業上嗎?

從已經上市的上海鳳凰和永久自行車的母公司中路股份的發展近況來看,答案顯而易見。

目前,自行車只是這兩家公司業務的一部分。自行車產業之外,上海鳳凰早已經擴展了其他業務,包括酒店服務、輻條制造及銷售、帶鋼加工、線材加工、拼柜貿易等業務。2019年上半年,上海鳳凰輻條制造及銷售5729.5萬元,營收占比14.6%;帶鋼加工1844.37萬元,營收占比4.5%;酒店服務業務1098.31萬元,營收占比2.7%。

而永久自行車的母公司中路股份轉型更為徹底。上海永久自行車有限公司曾是共享單車品牌優拜和共佰克的供應商,優拜單車全部由永久集團專業設計。除優拜單車外,中路股份還在內部“自生”了一個共享單車品牌共佰克單車。據企查查資料顯示,上海共佰克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是中路股份實際控制人陳榮于2016年11月8日創辦,注冊資本5747.1264萬元人民幣。

為了挖掘自行車產業外新的增長點,中路股份曾寄希望于通過收購實現轉型,但效果并不理想。

2018年1月,中路股份擬以56億元購買上海悅目。上海悅目主要從事護膚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旗下擁有“膜法世家”、“沁香百萃”、“愛唯施”等多個品牌。2019年5月24日晚,中路股份披露公告,宣布終止對上海悅目的收購。

“轉型還是堅守,這也可能是一個偽命題”,一位接近上海鳳凰的行業人士對《深網》表示,“因為鳳凰和永久的很多自行車都不是自己生產的,很多都是代工的,已經上市的自行車廠商基于業績壓力早就開始拓展新的增長點了”。

對此,《深網》求證天津富士達內部人士,得到答復稱:至少市面上見到的永久自行車并非永久自行車公司自己生產,而是富士達等代工企業生產的。

經歷了半個世紀的發展,曾經的自行車三大品牌永久、鳳凰、飛鴿就只剩下一個牌子,一種情懷了。

分享
評論 (0)

請登錄以參與評論。

現在登錄…
围棋少年第三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