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塔多&弗魯姆:泰坦之戰(二)-領騎網

康塔多近日接受了《Procycling》這份雜志的采訪,他談及了自己的老對手弗魯姆。從弗魯姆在2011年的崛起到康塔多在2017年的退役,兩人曾在四屆環法和四屆環西中針鋒相對,其中的六屆都由他們二人中的一個收獲了冠軍。在這次涉及面極廣的采訪中,康塔多談論了“天空模式”,談論了自己在Fuente Dé的輝煌一勝,也談論了這些年來自行車運動的變化。

PC:車迷們常常把“天空風格”和你的“康塔多風格”分別開來,并習慣性地認為天空車隊愿意按計劃把控比賽,而康塔多愿意跟隨內心的感受去比賽。2012環西Fuente Dé賽段,那大概是你因禁藥禁賽又復出后的首場昭示著王者歸來的勝利,當時勝利的原因之一是不是你很明智地運用了保利尼奧這個副將?

康塔多:呃……不是這樣的,那次進攻是我計劃之外的,那是我在比賽中的某段平路的突發奇想。當時佳明車隊在主集團前方帶的很快,當時我快要累死了。不過我轉念一想,既然我已經這樣了,那其他人會好過嗎?于是我們當即決定在爬坡進攻。

我之前已經告訴了我在突圍集團中的隊友,告訴他我要進行空中加油的戰術,并且事實證明成效明顯。我僅憑直覺就決定要發動進攻,而且我也知道后面有很多坡度大于10%的陡坡。在這些陡坡上,我的功率極高,我爬的非常吃力。不過我知道,我都已經這樣吃力了,肯定可以攪亂整場比賽。

PC2012年你在Fuente Dé取得了職業生涯的高光時刻,2017年你又在Angliru奪冠,當時也是一個傳奇般的賽段,你有沒有感覺到你的職業生涯畫了一個圓圈后回到了起點?

康塔多:以這樣一場勝利結束職業生涯,那是每一個職業車手的夢想。對于車迷也是這樣,那屆環西不光有最后的Angliru,每一天,甚至在一些過渡賽段,我都有一些進攻的嘗試并試圖攪亂比賽。這就是自行車,這是我希望觀眾們看到的自行車。我已經退役兩年了,不過現在車迷們仍會跟我提起那一年的環西,他們非常喜歡那屆比賽。

PC:說完環西,我們再來聊聊環意,你在2015年環意的第一周經歷了受傷和摔車,最終還是拿到了總冠軍,那是不是你拿的最艱難的一個大環賽總冠軍?

康塔多:那是一屆我需要自己奮斗的大環賽,因為當時車隊的實力不強,有很多個賽段距離終點五六十公里時我就已經沒有副將了。對手也很強,阿斯塔納車隊的阿魯和蘭達都是硬骨頭,我得緊緊地盯住他們。第十五賽段Mortirolo的爬坡,當時我已經頂到了極限,我想那可能是我職業生涯中最累的一天。

PC:在最后一個山地賽段中,蘭達和阿魯瘋狂進攻,似乎想要在最后一刻把你的粉衫扒掉。

康塔多:事實上那天我的腿沒有問題,但我受到了過敏的困擾。那天風很大,而且烏云密布,我的呼吸很受影響。我只能發揮出全力的80%,好在我看起來還不錯,可以持續輸出300瓦,他們就很難從我身上拿走四分鐘的時間差,天氣總是能夠影響我,雖然我曾在快要下雨的賽段進攻。

PC:說起大環賽中的雨戰,似乎很適合你進攻,但也有例外,2014年環法你因下雨摔車而退賽,但你的老隊友保利尼奧曾告訴我,他從未見過你在環法中的狀態能夠那樣神勇,這是真的嗎?

康塔多:是的,當時我狀態很好,我認為就是因為我自信心爆棚才導致了我在時速80公里時選擇從后兜里拿東西然后摔車。那年的環多芬內我表現不錯,但我沒贏是因為車隊不夠強大,不過我仍認為我比天空車隊要強一些。那年雙海賽的總冠軍也是我的,2014年可能是我狀態最好的一年,無論的功體比還是結果還是各種參數,但我就是在環法退賽了,沒有辦法,事實就是這樣,這就是競技體育。

未完待續……

原文鏈接:Cyclingnews